英超

绝对选项 第四百八十六章:用力地插进来吧!

2019-09-13 20:48: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对选项 第四百八十六章:用力地插进来吧!

“石小白,事到如今,你又何必再编这些蹩脚的谎言?明人不说暗话,既然我主动摊牌了,那么这局棋,也该是收官的时候了。”

魔后收起假装的妩媚笑意以及“夫君妾身”的称呼,眼神锐利而冰冷。

“蹩脚的谎言?本王不明白你的意思,更不知你所谓的棋局到底指什么。”石小白神色疑惑,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魔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那件事瞒得过那群傻子,但难道还能瞒得过我?”

“那件事?”石小白眉头微皱。

“呵呵,看来你准备装傻到底。”

魔后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她原本有些欣赏石小白下棋时的聪慧以及不被美色诱惑的原则和定力,但花璃那份与身份严重不符合的卑微的爱,和不久前发生的“那件事”,让她明白所谓的“君子”应该在前面加一个“伪”字。

“也罢,既然你想继续装傻闭口不谈,那我便让你无话可说。”

魔后眼神冰冷,冷笑道:“你可记得不久前,你曾向我询问过——魔王的使命。”

石小白眉头微皱,点了点头。

他确实曾向魔后询问过魔王的使命,因此得知了第一代魔王与神王之间的仇怨,也获知魔王的使命是杀死现任的神王。

魔后嘴角冷笑更浓,继续说道:“你很聪明,在使用掉两次机会之后就已经猜到我是试炼程序,你知道我虽然针对你,但仍旧必须遵循‘程序’的规则。我可以将你设定成魔王,让你无法以勇者的身份完成‘夺得勇者武道会冠军’的通关方式,但却没办法完全断绝你‘获得程序认可’的途径。被设定成勇者身份的试炼者无论是勇者武道会夺冠还是杀死魔王,都是符合他们身份的行为,因此你通过逻辑猜到了魔王身份的试炼者获得‘程序认可’的途径是……完成魔王的使命。所以你向我询问了魔王的使命。”

石小白神色微变,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他摇头道:“你想多了,本王没这么聪明。”

“不,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更聪明。”

魔后冷笑道:“你明知道我在针对你,却仍旧向我询问,因为你自信可以通过错误的答案推理出正确的答案,而轻易就能想到这一点的我,反而会给出一个近似于真正答案的答案来迷惑你。你下棋总会多想十步,二十步,甚至更多,这一次同样如此。你一开始就猜到我会给出一个半真半假的答案。”

石小白失笑道:“抱歉,你真的想多了。”

魔后冷笑,自顾自说道:“我给你的答案半真半假。在超凡世界的历史上,这一代的魔王差一点统一了三界,最终却被神王和六芒星勇者联手杀死。因此,魔王身份的试炼者想要获得‘程序认可’,必须杀死神王完成魔王的使命,或者杀死六芒星勇者,提前结束这六个勇者时代的领袖人物的生命,无论杀死哪一边都能避免神王和勇者联手的局面,也就能改变魔王的最终命运。我虽然隐瞒了后者,但却因为多考虑了一步,而告诉了你前者。”

石小白闻言神色一变,眉头皱了起来,他犹记得在超凡国时造纸农几人是以“六芒星勇者”的身份被接待的,原来这些身份都是刻意设计的。

石小白苦笑道:“你未免也太过针对了吧?你将本王设定成魔王,将李无语设定成神王,将叶无晴六人设定成六芒星勇者。让本王必须杀死李无语或者杀死其他六人才能获得‘程序认可’,这和完全断绝本王的通关途径有什么区别?”

“我原本也以为这样做能够完全断绝你通关的途径。”

魔后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意,目光微冷,说道:“但我没想到,你不仅猜到我给的答案是真的,而且毫不留情地完成了那件事。”

石小白眉头皱了起来,“什么意思?”

“话已至此还要继续装傻?既然你逼我说破,那我也不绕弯子了。”

魔后嘴角的笑意忽然变得异常诡异,说道:“石小白,三天前,你假装昏迷,借机杀了神王,完成了魔王的使命,真是好手段,好心机!”

石小白瞳孔微微一缩,神色亦是变冷,“这玩笑过分了。”

魔后冷笑道:“你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能够瞒过我的眼睛?很可惜,就算你做得再天衣无缝,就算你真的能够瞒过我的眼睛,但你绝不可能瞒过‘程序’的规则!”

石小白冷声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压不住了,程序的规则已经判定你完成了任务,我动用所有的权限也只能拖延时间,却没有办法阻止最终的结果。你成功了,你赢了,这局棋是我输了。”

魔后神色不甘,眼神愤怒,嘴角却噙着诡异的笑意。

最终却都化作如往常一般的妩媚妖娆。

“如你所愿,第八层世界的双腿已经为你敞开了。”

她勾了勾手指,舔了舔红唇,媚声道,

“所以,请进来吧,用力地插进来吧!”

......

.....

.

魔王寝宫里的重要谈话正在进行时,魔宫庭院外的树林里,也开始了一场重要的对话。

林中小径,绿荫遮蔽,除了鸟雀的啼声,风吹枝桠的轻响以及两道稀疏的脚步声,便再无其他喧嚣。

青衣少女走在前面,不疾不徐。

道袍少年跟在后头,神色犹疑。

刘语心头疑惑不已,他听闻石小白醒来的消息便匆匆向魔王寝宫赶去,路上正好遇见了出来拿食物的叶无晴。

却没想到变成了现在这副情景。

叶无晴为何要单独“邀”他出来?

有事相谈?

在刘语的印象中,这个鲜少主动与人交谈的青衣少女,至今似乎还未与他说过一句话,却没想到第一句话便是“跟上”。

以叶无晴的性格,除非这件事紧要到必须这么做,否则断不可能这么做。

不,不止如此。

这件事必定与“剑”或“石小白”有关。

难道.....

刘语思绪至此,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见叶无晴不发一言往林中深处走,心中突然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他干笑一声,率先开口,“叶施主,你莫非是想和贫道详细谈一谈隐瞒石小白施主的事情?”

倏然,走在前头的叶无晴脚步一顿,微微侧过身,淡淡地看了刘语一眼,斜睨的眼神似乎有些冰冷。

“你说谎。”

叶无晴突然开口。

刘语瞳孔微微一缩,神色微变,但瞬间又化为平静。

“说谎?”

刘语“茫然”道:“贫道何时说谎?唔,难道叶施主指的是隐瞒石小白施主的事情?如果隐瞒那个真相算是说谎的话,那贫道确实是撒了个弥天大谎,但是......”

叶无晴忽然打断道:“石小白的头发,没有变成银色。”

明媚的阳光仿佛在这一刻冻结。

肾炎晚上尿多吗
剖宫产术后轻微便秘
小孩咳嗽流鼻涕
儿童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