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源世界之天衍 第七十章 痛失队友

2020-01-16 20:34: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源世界之天衍 第七十章 痛失队友

脸盆虽然被得水的能力所放大,但脸盆内的汽油却不会因此而增加。在燃烧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小孔之中所露出的火光便已渐渐熄灭。

而幽漩的惨叫声,早在五分钟之前,就已经消失。

“应该……已经死了吧。”赵天雨转头看着江逍,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知道……还是要做好戒备。”江逍想了想:“乱壤,你可以同化到地面上确认一下么?”

“不行。”乱壤摇了摇头:“高温会让我无法继续与地面同化。刚才的燃烧,让驾驶舱的地面温度远超过了我能够承受的上限。”

“那就……所有人做好准备,随时开枪,我来打开。”江逍脱下自己的上衣,卷在手上,干脆地走到了脸盆之前,凝神聚气,用力猛地掀开了脸盆。

地面上,只有一片焦痕。方才的汽油早已燃烧殆尽,但却没有让纯钢的地板受到什么伤害。

而幽漩的身体,那团水质,早已消失无踪。

“看样子……应该已经解决了。”心韵终于松了口气:“这次的对手虽然能力很棘手,但威胁却远没有之前两人来得大。能够这么轻易地解决,也算是一种幸运了。”

“嗯。”江逍仔细地检查着地面,确定了地表没有丝毫的破损,也没有半分水渍流下,这才点了点头。

这一次的刺客……确实倒是解决得比之前更加轻松一些。

但正在江逍这么想着的时候,右手举着的脸盆之上,却突然有一滴水落了下来,正向着江逍的肩膀落去。

“该死!那家伙还活着!”

江逍猛地从原地弹开,面色骤然一变,大喝着向其余人示警。

那水滴没有落在江逍的肩头,却在地面上一弹,向着堵在驾驶舱门口的得水猛地飞去。

“这女人……只要还有一滴水在,就能继续活着么?”江逍咬着牙在心中想道,手中信号枪已经举起,但却怎么也无法瞄准那么小的一滴水珠。

得水也同样举起了枪,猛地扣下了扳机,但信号弹却只是与那水滴擦身而过。

“妈的!”得水刚刚骂出口,那水滴已经飞到了他的身前。

不过……这么一点水,就算是碰上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吧!

身后便是甲板,如果自己闪开,那水滴便能轻松地越过甲板,落入大海之中。

好不容易,才将幽漩这家伙逼到了绝境,而天赋能力是水的她,如果能够顺利地逃离到海中,那岂不是立刻便能够满血复活?

得水心里刚这么想着,已经准备好拼了硬挨一记的时候,左肩却猛地传来了一阵大力,被撞得飞了过去。

撞飞他的,是老以赛亚。

身体飞在半空中,得水的思绪突然变得无比缓慢,眼前的一切也清晰异常。

他清楚地看见,老以赛亚的眼中,满是毅然决然。

“你……比我更重要。所以你绝不能死!”

老以赛亚撞开了得水,自己占据了堵住舱门的位置。

而空中的那一滴水,也结结实实地落在了老以赛亚的脸上。

“老头!”

得水撕心裂肺地吼了起来。

但……那却已经迟了。

那滴有生命的水珠,刚刚接触到了老以赛亚的脸,便立刻向着他的嘴角蜿蜒而去,仿佛一条毒蛇一般。

老以赛亚紧闭着嘴唇,伸出手用力地想要抹掉那滴水珠,但水珠却灵活地在脸上游走了一片,躲开了手的拍打,从鼻孔中猛地钻了进去。

他可以闭上嘴,但鼻孔……又该如何闭上?

老以赛亚面色突然一变,飞快地呼气,想要将那滴水珠从鼻腔中吹出,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该死!”

江逍和心韵等人已经冲到了老以赛亚的身边,表情紧张地看着他:“怎么样了?!”

老以赛亚摇了摇头,从地上缓缓爬起,刚刚站直了身体,却突然全身一震,猛地跪倒在了地上。

“她……她进去了……”

老以赛亚的鼻腔之中,缓缓流出两行鲜血来。

“该死!”江逍用力捏紧拳头,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的局面。

一整盆的汽油闷烧,也没有将幽漩彻底毁灭。而留存着幽漩最后一丝生命的水珠,终究还是找到了逃离的道路。

“你们……实在是太蠢了!”

老以赛亚的腹部突然鼓起,仿佛吹气球一样。同时,幽漩的声音也从他的腹部响起,就像是江湖戏法里的腹语术一般。

“你们以为……只有大海里有水么?别忘了,组成人体的,百分之七十是水分啊!”

幽漩的声音得意异常。

“而你们……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把这个老头体内的水分吸干!”

“而在那之后,我会接着把你们……一个一个……全部杀掉!就像……”

“杀掉这个老头一样!”

老以赛亚全身剧烈地抽搐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向下干瘪起来。

而他腹部的隆起,却仿佛肿瘤一样不断生长,越来越大,还在不断地流动着。

照这样下去,最多再过十分钟,他体内的水分就会被幽漩吸干,成为她复原的养料。

在这一行人之中,心韵是与老以赛亚认识最久,关系也最亲密的。她此刻也失去了平日里的镇静模样,神色慌乱无措,用力拉着江逍的衣袖:“怎么办!怎么办!老以赛亚……要死了!江逍,快想个办法救救他!”

“我……”江逍闭上眼,痛苦地摇了摇头:“我也没有办法……”

他们余下的五个人之中,再没有任何人有能力,将已经进入了老以赛亚身体的幽漩,给拉出来。

“我……我有办法……”

老以赛亚双眼之中闪过一丝决绝,竟然以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从地上站起了身,推开了身后的乱壤。

他蹒跚行走的方向,是另一盆从救生艇中取出的汽油。

“老头!你要干什么!”得水原地蹦起半米高,指着老以赛亚声色俱厉地叫了起来。

“我要干什么……你们还不明白么?”

老以赛亚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走到了那盆汽油的面前,将它端了起来:“这次,她已经被我的身体困住了……想要彻底杀掉她……只有现在这唯一的机会了。难道……你们打算眼睁睁看着我,被她吸走所有的水分,再开膛破肚出来么?”

“不行!你给我把汽油放下!”心韵一跺脚,就要冲向老以赛亚,却被身旁的江逍拉住了手。

江逍缓缓地冲着心韵摇了摇头,面上有悲戚,也有坚决。

“没用的。她既然已经进入了我的体内,我就已经是必死之躯了。”老以赛亚笑了笑,伸手指着江逍:“小心韵……他是对的。你们谁都不要来阻拦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价值。”

“该死……本来死的应该是我才对!老头!你为什么要把我撞开!你个王八蛋!狗日的!”得水满脸泪水地冲着老以赛亚大吼了起来。

“因为……你比我更有价值。”老以赛亚已经将脸盆高高举过头顶,哗啦一声倾泄了下来,浇满了自己的全身:“没有了你的能力,他们没法将这艘船带去贝加尔湖。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你们开船而已。我的职阶……只是个普通的平民,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你们需要的,只是我对波塞冬号的熟悉而已……”

他从地上拾起了一柄信号枪,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而现在,你们已经不再需要我了。这十几天的航行,我已经将基本的操作全部教给了你们。包括……那架深海潜水器的使用方法。所以……我……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就在老以赛亚说这几句话的功夫,他的全身四肢与躯干,都已经完全萎缩,如同被风干的木乃伊一样。

而腹部的隆起,却已经如同怀胎足月的产妇一般,高高隆起,甚至连衣服都被撑开。

他体内的水分,就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大部分都被幽漩所吸干!

“小心韵……”

老以赛亚转向了已经泣不成声的心韵:“我……只是一个平民的职阶而已,但却居然……能够和你成为朋友。我从来没有觉得……祭司就应该值得尊敬……我喜欢你,和你的职阶……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单纯地觉得……你是一个很棒的朋友而已……”

“我……我知道了……”心韵用力捏着双拳,从哽咽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单词。

“能够为你做一点事情……我……我很开心……”老以赛亚强笑着长叹了一声,右手的信号枪已经转过来,对准了自己的脚底。

他扫视着身前的众人:“还有……你们都是……很好的人。能够和你们一起旅行,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再见了……我的……朋友们!”

老以赛亚最后的声音落下时,右手的食指也重重扣动了扳机。

信号弹从枪膛之中飞速射出,带着灼目的绿色光芒,向着地面落下。

随后,便是一蓬烈焰,冲天而起,将老以赛亚整个身体都吞噬在了其中。

“老以赛亚!!!”

心韵撕心裂肺地大叫了起来,双膝扑通一声,跪在了甲板地面上。

她的理智告诉他,老以赛亚的做法,明明是现在的最优解。

但她的感情,却怎么也无法坦然地接受目前的这一切!

两行泪水,从心韵的脸上潺潺留下,落在甲板之上。

而她的身前,那个浑身被大火包裹着的身影,依旧站得笔挺,屹立不倒,没有半点的歪斜。

一声凄厉的惨叫,也从老以赛亚那隆起的腹部之中传来。幽漩的身体已经成型,但却还没有吸干老以赛亚体内的所有水分,也没有拥有足够的力量,来撕开他的腹部,逃离这片炼狱。

江逍一行人,能够清楚地看见烈焰之中,老以赛亚的腹部,如同魔胎一般的幽漩,正在用力挣扎着,冲撞着,想要逃离这个牢笼。

但一切都只是徒劳无功。

幽漩怎么也没有想到,老以赛亚竟会甘愿自焚,将她的生命连同自己一起带走!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与诅咒,不住地响起。

而江逍只是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双拳用力捏紧,指甲几乎要刺穿掌心。

直到烈火终于缓缓熄灭时,甲板上只剩下了一根漆黑的炭柱,只能勉强看清原本的人型。

但即便已经被焚烧成了这副模样,老以赛亚的身躯,却仍旧是笔挺如同巍峨的高山。

长沙县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哪家牛皮癣医院最好
北联NK免疫细胞-生命之远
清远治男科医院
肇庆治疗男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