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毒妃不承欢第126章哪壶不开提哪壶

2020-01-21 22:5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毒妃不承欢 第126章:哪壶不开提哪壶

穆芊颜这边不紧不慢的来到了用膳的大厅。

人都已经到齐了,空气中都飘散着美酒菜肴的香味儿。

穆芊颜一眼看过去,那饭桌上摆满了精巧的菜肴,一看就令人十分有食欲。

看来瑶氏还真是大费心思呢,这恨不得把满汉全席都做出来吧?

穆铮,瑶氏和穆紫晴都已经落座了,就连赵琼歌都来了。

似乎就只有她一个人姗姗来迟了。

瞧着瑶氏那满脸的笑意,何止是合不拢嘴而已?

穆紫晴这回是‘出人头地’了,即将嫁入弘王府的闺女,可谓是给瑶氏争足了脸面。

瑶氏能不高兴吗?

穆芊颜步伐轻缓的往自己的位置上走过去,期间看了一眼赵琼歌。

赵琼歌的脸色依旧不太好,面色苍白,穆芊颜甚至有过让赵琼歌退场的念头。

这餐晚膳,是穆紫晴的主角,是瑶氏为了炫耀穆紫晴飞上枝头,攀上高枝而摆出来的,赵琼歌身体不好,完全可以找个借口不来的。

不过穆芊颜却并未开口说让赵琼歌退场的话,因为她从赵琼歌眼睛里看到了坚定。

赵琼歌是想亲眼看到她收拾瑶氏!

所以穆芊颜理解赵琼歌的心情,也就默许了。

反正赵琼歌留下也没有什么危险。

穆芊颜先是走到了穆铮面前,然后盈盈一拜,“爹爹。”

“坐吧。”穆铮没有多余的话,只神色淡漠的回了她一句。

穆芊颜也不在意,她知道父亲是不想说话。

父亲心情不好。

穆紫晴要嫁进弘王府,做弘王侧妃,对瑶氏来说,是喜滋滋的美事。

可对父亲来说,那就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了。

父亲可是亲眼所见,这‘弘王侧妃’之位,穆紫晴是如何得来。

如今,父亲能闭口不提这档子犹如门楣的丑事,已经是父亲最大的退步了。

可笑瑶氏竟还这么高兴的大张旗鼓的摆宴,却是只会让父亲颜面上更加难堪而已!

穆芊颜不露痕迹的冷笑一声,瑶氏还真是不知所谓呐。

“爹,女儿似乎来迟了,让爹和姨娘们久等了。”穆芊颜悠悠浅笑,说话间已经落座下来。

她的位置,就在穆铮的下手边。

依次才是瑶氏和穆紫晴,以及赵琼歌的位置。

诚显出嫡庶之别。

“不碍事。”穆铮表情一直是淡淡的,相比起瑶氏高兴的合不拢嘴,穆铮那就像忍着不耐烦来吃这顿饭的。

“人都到齐了,动筷吧。”没有穆铮开口,没人会先动筷子,这是最基本的规矩,瑶氏就算再高兴,也不会忘了这点。

“是,侯爷您多吃点!”瑶氏笑呵呵的点头,像是没看到穆铮不悦的脸色一般。

人啊,一旦高兴起来,是真的可以忘乎所以的。

得了穆铮的允许开动,瑶氏立马就马上筷子,一个劲儿的往穆紫晴面前的碗里夹菜,嘴上高兴的念叨着,“晴儿,这都是你最爱吃的,多吃点,我的晴儿就快嫁给弘王殿下了,可得把身子养好了,日后才好伺候弘王殿下,娘还等着做外祖母呢!”

瑶氏此话一出,整个桌子上的气氛仿佛顷刻间就冻住了。

穆芊颜悠悠抬眸,瞟了一眼瑶氏。

哪壶不开提哪壶,瑶氏还真是高兴的犯蠢啊?

这个时候说这话,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若说瑶氏是高兴的找不着北了,但穆紫晴的脑子可没犯混。

她晓得母亲这么高兴,定会惹得父亲不快!

纵使瑶氏的话再怎么说到她心坎里,穆紫晴表面上,还是得表现出一副知错悔悟的模样,制止性的看了一眼瑶氏,娇弱的轻声道,“姨娘,晴儿能有今日,全是父亲的宽容,晴儿即便日后入了弘王府,也会时时刻刻谨记父亲的教诲,必不会再让侯府蒙羞。”

穆紫晴说着,还起身朝着穆铮屈膝一拜,态度要多诚恳就有多诚恳,“晴儿所言句句发自肺腑,还请父亲相信晴儿。”

穆铮即便再怎么生气,也不是铁丝心肠。

穆紫晴再怎么说,那也是他的女儿。

看着穆紫晴诚然悔悟,穆铮幽幽的叹了口气,“祸兮福所倚,往后恪守礼仪,莫要再存些不该有的心思,方能安然一生,这是为父最后能给你的忠告,你起来吧。”

手心手背都是肉,其实穆铮哪有不疼爱穆紫晴的道理?

只是不可否认,他更加偏爱于嫡出的颜儿一些。

可二女儿虽是庶出,过的却与嫡女一样的日子,放眼望去,哪家的庶出能有穆紫晴这般的殊荣日子过?

说到底,穆铮心里又如何不知,穆紫晴就是贪心不足。

如若不然,他定是要给她寻个好夫家,让她风风光光的出嫁。

可偏偏,她不知自爱,做出这档子败坏家门的丑事,叫他这个做父亲的寒心!

事到如今,就让她这么入了弘王府便罢了。

然而,穆紫晴岂能知晓穆铮的心伤?

她只知道,是穆铮偏心,处处偏爱于穆芊颜!

明明她也是父亲的女儿不是吗?

就因为她是庶出!

所以她的婚事,父亲也毫不关心,连句关爱的话都没有说过!

非但如此,在为她庆祝的饭桌上,父亲还要告诫她!

穆铮的那番忠告和叮嘱,在穆紫晴看来,可不就是告诫她吗?!

告诫她以后恪守本分,别再丢侯府的脸!

是怕她做出些什么事,会连累到侯府吗?

穆紫晴知错般的低着头,心里乃至眼睛里,闪过怨愤不甘的冷意,她不仅恨穆芊颜挡了她的荣华路,她也恨穆铮的偏心!

可眼下,她毫无资本能跟穆铮对抗,只能虚心领受这份怨愤和不甘,“父亲的教诲,晴儿会谨记于心,绝不敢忘!”

穆紫晴说的诚恳,可无人瞧见她眼里愤起的冷光!

绝不敢忘的后面,说的是绝不会放过穆芊颜!

父亲既然待她不仁,终有一日,别怪她对南穆侯府不义!

“坐下吧。”穆铮并未发觉穆紫晴愤涌的恨意,反而还对穆紫晴的悔悟略感欣慰。

“谢父亲。”等穆紫晴再次抬头的时候,哪里还有半点的愤恨?

再加上生有一张娇弱的脸,就更加博人同情了。

“妾身多谢侯爷体恤!”瑶氏这个时候也像是明白了过来,一下子就收起了洋洋得意的嘴脸,换上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

现在晴儿还尚未顺利出嫁,瑶氏心里明白,就算她心里再怎么高兴,那也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就会惹得穆铮不高兴。

刚刚,是她一时高兴的过了头,忘了穆铮才是侯府的掌权人。

本来穆铮就没有给晴儿准备多么厚重的嫁妆,好在是她这些年替晴儿私藏了许多好东西,不然晴儿出嫁,连件像样的嫁妆都没有!

而穆铮只要随便一句话,她就是给晴儿私藏了再多的嫁妆,那也是要泡汤的!

所以瑶氏反应过来,便知是万万不能得罪穆铮的!

“呵。”

正在气氛有所缓和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声轻笑。

那笑声,像是随意发笑,又像是有股子轻蔑的意味儿在里面。

不用问,这个时候还会笑的人,自然是穆芊颜了。

穆芊颜嘴角含笑,看起来纯良无害,“过去的事儿,就不必再提了,晴儿妹妹如今也有了归宿,是件大喜事,一家人和睦才是最重要的…”

话到尾音的时候,穆芊颜微微一顿,乖巧的朝着穆铮嘟嘟嘴,“爹,你说是不是啊?”

穆铮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她的话吧。

到底是一家人,正如颜儿所说,和睦最重要。

可穆铮却不知,他想要的和睦,在瑶氏母女的心里,根本就不重要。

对她们来说,只有荣华富贵才是最重要的。

这点,穆芊颜前世就十分清楚了。

说什么一家人和睦最重要,不过是为了安抚父亲罢了。

和睦?呵,这个家只要有瑶氏和穆紫晴,就不可能会有和睦。

侯府想要和睦,就得先除去瑶氏母女。

穆芊颜清冷的眸中,掠过一丝幽冷的光晕,很快,很快这个家就能真正和睦了。

她很快就能给父亲一个和睦安宁的侯府了。

还有一个人,全程都在漠视着这‘一家人’

那就是赵琼歌。

瑶氏母女俩的把戏,她没兴趣。

可穆芊颜的动作,她却瞧得很认真。

静静等着看穆芊颜接下来要做什么?

看着瑶氏神气得意的时候,赵琼歌心里同样闪过一丝冷笑。

瑶氏以为穆紫晴攀上弘王府的高枝,从此便可飞上枝头了吗?

穆紫晴是怎么‘攀上’弘王殿下的,赵琼歌心里可是清楚的。

瑶氏也不想想,遭人算计,被迫娶穆紫晴为侧妃,堂堂弘王殿下,就算他大方,心里又岂会半点计较都没有?

不过看样子,就连穆紫晴这个‘祸害’弘王殿下的当事人都高兴的过了头,更何况是其母瑶氏呢?

虽说穆紫晴表面上洋装的很好,看着温柔乖巧又诚心悔悟的模样,可这些年相处下来,赵琼歌早已熟知了她们母女俩的心性。

不管穆紫晴再怎么装做悔悟,赵琼歌一眼就能看穿她们那颗唯利是图的心。

瑶氏这么大张旗鼓的准备这顿家宴,无非不就是想跟她炫耀,穆紫晴攀上了弘王府的高枝,从此她瑶氏也就可以享女儿的清福。

可赵琼歌的心里清楚的很,即便有清福,瑶氏恐怕也没命享受了。

“爹,这什锦汤是爹爹最喜欢喝的,这次瑶姨娘精心准备的家宴,爹您尝尝味道。”

穆芊颜的声音拉回了赵琼歌的思绪,抬头便见穆芊颜盛了汤什锦汤给穆铮。

穆铮喜欢什锦汤,赵琼歌又默默地记下了穆铮的这一喜好。

从穆铮回来的这些日子,但凡只要是穆铮喜欢的,赵琼歌都默默的在心里记了下来。

不为别的,只为以后能跟穆铮更加亲近一些,能更加了解一些她的男人!

可穆铮像是没听见穆芊颜说话,怔怔的盯着那碗什锦汤出神。

穆芊颜哪会没注意到穆铮的神色,又瞧了一眼自己盛的这碗什锦汤,眸光忽闪了一下…

“爹,这汤有什么问题吗?”

穆芊颜问话的声调变得严谨起来,这些菜肴都是瑶氏准备的,该不会……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
北京丰台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蚌埠有癫痫病医院吗
宜昌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