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绝世邪神 1881 晴雪的情种

2020-01-16 17:5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神 1881 晴雪的情种

ads_wz_txt;

“真的吗?”米钰莹眨了眨大眼睛,忍住了眼泪。-.

米晴雪diǎn头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不相信xiǎo姨吗?再説,xiǎo姨还没有找到他,xiǎo姨是不会死的……”

“嘿嘿,xiǎo姨,你今天的琴声有些不安,难道你有他的消息了?”米钰莹甩掉了眼泪,脸色好看了一些,神色比较兴奋。

米晴雪却很淡定,她轻声説:“没有,只是感觉,我们快要相见了。”

“感觉?”

“对,圣人的感觉是很灵的,这是一种心灵间的呼唤,他可能就在这紫水湖一带。”米晴雪説。

“那xiǎo姨你还不赶紧去找xiǎo姨父?”米钰莹兴奋道,“要不我去帮你找?”

米晴雪摇头微笑道:“不用了,缘分到了,我们自然会相见的,而且他不是你的xiǎo姨父,只是情种而已……”

“你们两人情根深种,当然是我的xiǎo姨父啦。”米钰莹从先前的悲伤之中缓过来了,一脸幸福的陶醉道,“想想就觉得挺美的,世上竟然还会有这种事情,从你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在一直等他,这是多么浪漫的呀。xiǎo姨你又这么美,还是女圣人,他能娶你这样的女人,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了。”

“钰莹,不许这么説……”米晴雪道。

“好啦xiǎo姨,我听你的啦,不説xiǎo姨父的坏话。”米钰莹一脸憧憬的説,“我现在就想这个xiǎo姨父到底长什么样子,有什么值得xiǎo姨你的情种,深种在他的身上这么久,他会不会也是一尊圣人?”

米晴雪叹道:“不知道,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凡事看缘分吧,所谓情种也不过是一些臆想和猜测罢了。毕竟时隔这么多年了,有些事情太过悬乎了,或许是我们米家的先祖算错了,世上根本没有情种这种东西。”

“xiǎo姨你可不要灰心哦,既然你感应到他了,他应该就在这附近了,你们很快就可以团聚了,到时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哦。”米钰莹眨着大眼睛道。

“一切随缘吧……”

米晴雪无奈的叹气,关于这件事情,其实也是她的心结。

两千年前,冰圣从雪山之中将年幼的她,从一只雪狼的嘴里救了出来,带回了紫水湖。

修行三十余载,米晴雪在那个灵气极度匮乏的年代,就已经步入了宗王之境,其天赋可以説是寒域中千年罕见。

也就是她成为宗王的那一天,她的道法中总是会出现一个背影,一个有些消瘦,但是却又无比伟岸的男子的背影,成为她的本命符篆出现在她的道法之中。

冰圣告诉她,那是她的情种,她这一生就只会恋上这一个男人,情根就种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如果这个男人不出现,或者是早已陨落的话,那她注定孤苦一生。

米晴雪当时不信,她不信世上会有这种东西,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愈发的觉得,自己的生命中不知何时,已经深深的烙上了这个男人的印记了。

她的第一个符篆,她的第一件本命圣器,她创造的第一门秘法,都与这个男人的背影有关,都是从这个男人的背影中感悟出来了。

直到她成为准圣的那一天,她似乎有些明白了,这个一直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男人,或许真的就是自己的情种。

此生注定自己与他无法分开了,如果真的找不到他,或者他已经死去的话,自己就注定是孤苦一生,无人陪伴。

虽然年少成名,而且身为冰圣的弟子,追求者众多,但是米晴雪对别的男人却从来不屑一顾,甚至看到他们一眼,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

修行千年的时候,也就是一千年前,米晴雪突破天规,迈过了那道坎,成为了一位女圣人,名震寒域。

也就是那一年,冰圣再入紫色冰渊,一去就是近千年,直到前几年才再次出现,并且与米晴雪相见就是永别,只给了她一张前往冰渊的地图。

两千年的等待,一千年前成圣,成圣之后,她创立了米兰拍卖行,然后便去九天十域游历去了。

一千年前的时候,那时候她就是圣人了,绝对是这片大陆巅峰的存在,哪一域都可去得。

可是近千年的寻找,她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情种的他,这也是她耿耿于怀的一件事情,可是没想到这到寒域之后,却隐隐有一种兴奋,期待的感觉,那个他可能就要出现了。

……

距离冰渊之行,只有短短的三天了,这几天紫水湖热闹非凡,叶楚在街上闲逛,俨然发现了许多隐世的强者,竟然都纷纷出世了。

很显然,冰渊深处的东西,对于这些寒性修士来説,其魅惑力极为强大,许多老辈强者都再次出山,要寻求一线生机。

紫水湖边上的城区中,到处是修士,聚集在一起,讨论着冰渊的事情,大把的人拿着地图在交流,现在那地图基本上是人手一份了。

很显然,米晴雪和米钰莹,这回是吸引到了足够多的炮灰了,而且数量恐怕会超乎她们的想像。

只可惜米钰莹没机会看到了,她在几天前,被米晴雪亲自送走了,现在恐怕正在赶往去情域无心峰的路上了。

而且就算是她能够去到无心峰,怕也见不到老疯子了,无心峰上现在一个人也没有,叶楚又在那里加固了几道法阵。

“这紫水湖不得了呀,母龙马个推的,为什么强者这么多,上品宗王就看到几百个了现在……”

这一天中午,叶楚和白狼马在街道上闲逛,还没有走出多少里,白狼马也老实多了,没在这里大声叫嚣。

叶楚也轻笑道:“你也知道害怕了,所以要低调一些,扮猪吃老虎才行呀……”

“哼,这有什么可怕的,本座现在血脉正在复苏,还会怕他们?”白狼马不可一世的哼道。

“哦?你血脉快复苏了?”叶楚倒不知道这么回事。

白狼马此时化作人形,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他咧嘴笑道:“大哥你这些天太忙,我也没和你説,最近我血脉复苏的事情有一些眉目了。”

“什么情况?和我説説……”叶楚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和白狼马闲扯。.

宝安区计划生育服务中心
福建省南平市第二医院
成都治疗早泄费用
杭州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太原最好的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