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极品百鬼图 第一百五十九章 分割百鬼图(二)

2019-12-05 07:5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百鬼图 第一百五十九章 分割百鬼图(二)

就在这时,张强和老王也赶了过来,丁灵修回头一看,只见张强竟然捧着一盆鸡血,而那个老王也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大盆大米,两个人正气喘吁吁地朝自己这里走来。

“呼……终于赶上了,你没事吧,兄弟!”张强惊讶地跑了过来。

“是啊,都跟你说过了,这个女鬼厉害着呢,你还……”老王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因为他发现那个凶神恶煞的女鬼已经被丁灵修降服,此时正跪在地上。

“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准备吃夜宵么?”丁灵修诧异地问。

张强将鸡血放在了地上,感叹道:

“嗨,这不是本来打算过来帮你么,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东西能够驱邪,只好就近从饭店里要了些鸡血和大米,赶过来寻思助你一臂之力呢,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已经把这个女鬼给解决了,兄弟你真是这个!”张强竖起了大拇指。

“小事一桩,没必要大惊小鬼的!”丁灵修摆了摆手,心思却完全不在这里。

在丁灵修看来,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该怎么才能让百鬼图变回原样。

“哎,兄弟,你这书是什么啊?怎么这上面还冒着黑烟呢

?”张强一边问一边伸手要去碰百鬼图。

没等丁灵修阻拦,萧陌莱一下子拦住了张强。

“喂,你干什么,不要靠近百鬼图!”萧陌莱严厉地斥责,就好像突然条件反射一般,殊不知这都是在暗域之中被灌注的思想。

“什么主人?你又是谁啊?”张强满脸写着疑问,莫名其妙地望着这个文质彬彬得眼镜男。

“少废话,离百鬼图远一点!”萧陌莱再次警告。

“没事,这是我的朋友,这本书是我降妖的法器,一般情况下,不能随便让外人碰的,你理解下吧!”丁灵修笑着对张强说。

“嗷嗷,这样啊,也是,也是,毕竟每行都有自己的规矩!”张强点了点头。

老王也走了过来,惊讶地望着那个女鬼说:

“小伙子,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啊?是要给她超度么?”

超度?丁灵修一听这个词瞬间感觉有些无语,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那些光头和尚拿着经书和佛珠喋喋不休的情景。

“不,我要准备降服它!好了,请你们回去吧,接下来我会自己处理的,谢谢你们的好意!”丁灵修礼貌地说。

“哦,这样啊,好,好,能降服它更好,只要别再让她出现在这个小区就行了,唉……想来这个女人也是一个可怜人,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深的怨念……”老王喃喃说道,感慨了一会儿,就转身离开了。

但张强有些不愿意离去,不由哀求着对丁灵修说:

“别啊,小哥,你就让我再呆一会儿,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将她降服的呗,我虽然经历过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但还是第一次能够亲眼看到降服女鬼呢!”

丁灵修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这时候,丁灵修突然想起一件奇怪事情,百鬼图上的黑色妖气并不是实质性的力量,为什么张强能够看到?

“你能看到这百鬼图上面的黑色气体?”丁灵修问。

“是啊,怎么了?难道你看不到?”张强说。

“哦,哦,没什么……”

丁灵修心想或许只不过是张强的灵感应力稍微强一点而已,自己只不过是想多了,于是就端起了百鬼图,再次陷入沉思。

百鬼图上的黑色妖气十分强烈,形状就如同附着在枯木上的黑木耳一样,丁灵修试着用自身的灵气驱散,却根本没有起到一丁点效果。看来如果非要驱除的话,恐怕就只能使用驱瘴符才能够破除上面的黑色妖气。

“张强,你能帮我找到一些纸和毛笔么,越快越好?”丁灵修说。

张强想了想说:

“纸当然好弄,但是毛笔……好吧,我去旁边的文具店给你问问。”

“恩,一定要尽快,我在这里等你,不用准备墨水,把那盆鸡血留下。”丁灵修嘱咐道。

“好嘞!”张强爽快地答应了,能够亲眼看到猎妖师降服妖魔的过程,这足以让他兴奋不已,自然这点小事十分乐意效劳。

女鬼此时已经一动不动,宛如石雕一般跪在地上,眉心处已经凝聚了她的全部妖气,只要百鬼图能够开启,她就立刻会魂归圣域,涤荡全部的邪念与恶意。但如果再多耽搁一会儿,女鬼也随时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丁灵修愁眉不展,不仅仅符纸被毁,就连寻妖罗盘和百鬼图都不能用了,这对他而言,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万一驱瘴符也失去了效果,那他千辛万苦得到的火前坊的准确位置,也将毫无意义。

“主人,那个……我们俩是不是……”萧陌莱一点点靠近了丁灵修,有些拘谨地问道。

丁灵修这才想起来被晾在一旁的两个人,连忙说道:

“奥奥,这里我自己就可以应付了,你们……”

丁灵修突然有些迷茫了,百鬼图现在明明已经不能够使用,眼前这两个戚戚我我的妖魔是从哪里来的呢?如果是自己降服后又召唤出来,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在人间呆这么久的,但如果要是自己没有降服它们,它们又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死忠于自己,而且救自己呢?

还有它们身上的那个追魂印又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些,丁灵修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要是自己让它们两个就这样走了,自己必然没有办法控制它们,很可能就这样纵容了两个妖魔的逃跑!但如果要是不走,自己又该怎么降服它们呢?

毕竟丁灵修对追魂印还是有所了解的,犹豫片刻后,丁灵修笃定主意,心想只要追魂印还在,它们两个就应该还会暂时忠于自己,眼下还是顺着它们来吧。

于是,丁灵修又故作姿态地说:

“恩,去吧,你们继续休假吧,如果有特殊情况,我还会利用追魂印呼唤你们的!”

“嘻嘻……谢谢主人!”阎梦雪笑眯眯地回答。

这笑容虽然看似甜美,但让丁灵修还是感到有些毛骨悚然,毕竟这个吸血鬼公主此前可是给他带来过太多不好的记忆了。

两个甜蜜的情侣再次消失在了黑夜之中,留下了丁灵修孤零零的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个狰狞恐怖的女鬼。

其实,还有一个小孩,也就是那只帮助萧陌莱和阎梦雪找到这里的那个迷途鬼。

迷途鬼躲在丁灵修的身后,在草丛中蹦来蹦去,时不时还从地上捡几颗石子扔进湖中。丁灵修虽然心里也想抓住这个妖精,但因为自己手上没有任何灵器和符咒,所以只能暂时任由这个家伙在一旁嬉戏玩耍。

好在只是妖精级别,还不会对丁灵修产生任何威胁。

这种妖精级别的鬼怪,丁灵修在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已经能跟它们自由对话,还结识了很多这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朋友,所以丁灵修对这些妖精的脾气和秉性还是比较了解的,像这种迷途鬼,一般只会喜欢戏弄别人,如果你不招惹它,它是绝对不会害人的。

而且这种最低级别的妖魔,一般生活地点都是固定的,它们的妖气有限,无法离开自己的生活空间,所以丁灵修自然也不必担心这个小家伙一会儿会逃跑。

迷途鬼自己玩了一会儿,蹦跳着朝丁灵修走了过来,拍着小手说道:

“大哥哥,你好厉害啊,竟然把这个大坏蛋给逮住了!”

丁灵修看了她一眼,从脸上挤出了笑容,然后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漠然说道:

“我是猎妖师,能够看穿你的把戏的,最好离我远点,不然你就要被打屁屁了哦!”

丁灵修看到了迷途鬼手中汇聚的妖气,看样子这小家伙是想要趁丁灵修的同伴离开,而且丁灵修放松警惕的时候偷袭丁灵修,让它陷入迷途鬼的“鬼打墙”中,使得它能从中找些乐子。

见自己的阴谋识破,迷途鬼嘟着小嘴,一脸失望地坐在丁灵修的身边,抬起头,用亮晶晶的鬼眼望着丁灵修。丁灵修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烟盒,发现自己的烟盒早就已经被揉烂,里面的香烟也全都碎了,好不容易才挑出了半截香烟,点了起来。

“你会不会把我也弄成这样子啊?我还不想再死一次啊!”迷途鬼悻悻地指着女鬼说,手里玩弄着一根狗尾巴草。

“哦?再死一次?你是怎么死的?”丁灵修漫不经心的问,轻轻吐了口烟圈。

“不知道哎!我和弟弟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变成了你们所说的‘鬼’,我们能看到你们,可是你们这些坏家伙都不搭理我们,也不陪我们玩,偶尔有小朋友看到我们想和我们交朋友,他们坏坏的爸爸妈妈就会十分害怕地把他们拉走,真是讨厌死了。”迷途鬼摇晃着手中的狗尾巴草,嘴上抱怨着。

丁灵修没有回答,心里也隐隐感到有些心酸,看来这两只迷途鬼应该都是弃婴,他们被自己的父母遗弃,不知道被埋在附近的哪个地方。可惜它们两个的元神被阴差遗漏,没能进入阴间。

日积月累,使得它们腐朽的元神吸收到了周围的怨气和邪念,孕育妖化,其中甚至可能包括这只女鬼的怨念,它们两个就这样逐渐变幻成了迷途鬼,悲哀地活在了世上。

它们未谙人事,却已与世隔绝。

很难想象,这两个小鬼的内心曾经经历过怎样的迷茫与煎熬,冷漠、排斥、恐惧,它们从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周围的一切对于它们而言,都是异族,它们找不到同伴,就这样孤零零地活着。

无论是对人还是对鬼,这种冷暴力对于两个幼小的心而言,也实在是太沉重了。

这种情感的泯灭,使得眼前这个迷途鬼亲眼看到自己的弟弟被女鬼吃掉,却无动于衷,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感情。

丁灵修抽着烟,沉默不语。

或许,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过的这种情况,眼前这个迷途鬼,即便被百鬼图降服,它也未尝会经历任何变化,因为它本来就没有任何怨念,甚至没有任何情感,它的世界……

只是太孤独了!

“喂,大哥哥,你为什么不说话啊?你该不会也看不到我了吧?”迷途鬼突然有些着急,摇晃着丁灵修的胳膊问道。

“我当然能看到你了,放心吧!”丁灵修抽了口烟,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

“我不仅能看到你,我永远都能看到你,不如……我们做个朋友吧!”

“哇,做朋友?太好啦,我也能够有朋友喽!”迷途鬼听到了丁灵修的话惊讶万分,立刻扔掉了手中的狗尾巴草,激动地欢欣雀跃起来,就像一个学前班下课的孩子一样开心。

“当然!”丁灵修微笑着点了点头,伸出了小拇指。“我们是永远得好朋友,拉钩钩!”

“嘻嘻,拉钩钩!”

迷途鬼兴奋地也伸出了小拇指,两只手指勾在了一起……

幼儿口臭
宝宝一直咳嗽怎么办
小孩夜咳怎么办
怎么选择适合儿童的剂型药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