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伙计

2019-09-13 04:4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伙计(微电影)
时间:文化大革命初期
地点:冀南王家庄
人物:王老大55岁(生产队长)
老平17岁(瘸子)
老明16岁(盲人)
老犟头70岁(饲养员)
社员甲、已、等

1街中心,老槐树,树杈吊着口大钟。夜外。
树下在开批判会,坐着昏昏欲睡的社员们。王老大低头弯腰站在前面,接受群众的批判。
工作队长穿一身蓝色中山装,戴一副近视镜,看着席地而坐的社员昏昏欲睡,还拌杂着呼噜声,摘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上,抬头看看天,三星正南了。
工作队长:总而言之,你王老大不能只低头拉车,不抬头看路,大批判压倒一切,我们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这是原则,这是党性!今天批判会结束。散会,散会!
社员们你推推我,我拽拽你,互相唤醒,打着哈欠四散回家睡觉去了。
大树下王老大还孤零零的站着,工作队长近前看,王老大扯着均匀的呼噜,队长摇摇头。
工作队长:老王,老王!快回家睡吧,明天还要起早上工呢!
王老大踉跄了几下,站稳,四下看了看,就工作队长一个人了。
王老大:散了呀?今儿个咋这么快?
工作队长把胳膊伸到王老大眼前,露出那块发亮的手表。
工作队长:挨批还上瘾了呀?看,都快12点了!
一个往东,一个往西,消失在夜色中。

2小街,远处村口。夜外。
王老大边走边掏出烟袋,点着,狠狠嘬着。烟袋荷包来回摇晃着,烟袋锅时明时暗像鬼伙般闪烁着光亮,咽下的旱烟从他那俩鼻孔喷出,像缕缕炊烟,似薄薄晨雾,那股干燥的草木星子味儿,呛得他咳嗽不停。
王老大:妈那个八的,天天批,要不当这个破队长,让乡亲们有口饭吃,鬼才配合你们天天开批斗会呢!我一个老光棍怕啥?我顶着,社员们才安生,不然谁都拖家带口的,咋办?反正俺站的证,行的端,怕个屌呀!有本事,你天天批俺 ------
王老大一边往家走,一边自言自语着。

村口,王老大家门口。夜外。
王老大叼着烟袋拐进自家大门,脚下一拌,摔了个大马趴,痛的直哎吆。
老明抱着老平坐在门楼下避风寒,朦胧中被踩了一脚,侧着耳,怒气冲冲骂起来。
老明:眼瞎啦,朝老的身上踩!
王老大:好狗不挡道,你个王八羔子趴在俺门楼下装鬼哩!
老明:你的家呀?老的以为是坟地呢?
王老大从地下爬起,听声音奶声奶气的,弯腰瞅清了是俩半大小子。
王老大:小兔羔儿!咬人不露齿,嘴上功夫不浅啊!今天不给你露两手,你也不知道爷是王老几?
老明阴阳怪气的一声笑。
老明:老几?排上个王老八就不错了,咋儿?还想当王老大呀?
王老大也怪声怪气的笑了一声。
王老大:嘿嘿!算你小子长眼,你爷我坐不改名,站不更姓,俺就是王家庄的王老大!
老明揉着踩痛的腿,侧耳细听。
老明: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王老大?
王老大:爷就是大名鼎鼎的王老大!
老明一听,跪倒便拜。
老明:爷!小的就是来找你的,快!救救俺伙计吧,他快不行了!
王老大蹲下身细瞅,黑咕隆咚的还有个人。
王老大:进屋说话,俺点灯去!
王老大推开门进了院子。
老明扶起老平,背起来转身,“嘭”一头撞在墙上。
老明:哎呀!门呢?
王老大:长着眼睛出气使哩?睁眼瞎,这么宽的门不走,偏朝墙上撞,没出息,活该!
老明摸到了门框,慢慢抬脚迈门槛,跟着王老大进了院子。
老明:爷!别骂了,俺就是个瞎子!

4王老大家。屋里。夜内。
王老大把煤油灯点着,挑了挑灯捻,灯头呼呼地往上窜,满屋子都亮堂了。回头从老明背上抱过老平,放在炕上。
王老大:咋回事儿?
灯光下,老明手里握一根竹竿儿,有十六七的样子,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只是白眼珠多,黑眼珠少,背上斜挎着把弦子。喘着粗气。
老明:俺伙计,病了,发烧,迷糊半天了。
王老大端着煤油灯细看老平,摸摸头,滚烫滚烫的。
王老大:咋儿弄的?
老明:三天没吃一口饭了,后晌又叫大雨浇了。
王老大端出半篦子红山药,放在老明手边。
王老大:你先垫吧垫吧,俺给他熬药喝。
老明狼吞虎咽吃起来。
王老大去院子的棚子里烧火熬姜汤,拌疙瘩。须臾,一大碗滚热的姜汤做好了,老大端碗进屋,把老平扶起,搂在自己怀里,一勺一勺地喂着,老平睁开眼,盯着王老大那慈祥的脸,眼角儿滚出泪花花,端起碗,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王老大:睡吧,孩子,天明准好!
王老大给他盖上厚厚的棉被。对老明说道。
王老大:没大碍,捂住,出透汗就好了!
老平将竹棍树在胸前,俩手抱拳,颇有江湖风范。
老明:谢爷的救命之恩!
王老大把老明拉倒炕沿。
王老大:睡吧,睡吧,从哪儿学的------
老明上炕睡觉,王老大吹灯,夜静悄悄的。

5村口。白外。
村口王老大家门口很热闹,一群老人和孩子们围着圈儿听说书,老明坐在石头上摇头晃脑的拉着弦子,老平手打竹板儿,唱起来。
老平:说的是傻媳妇把线纺,纺车那滴溜溜地转得忙,五斤花纺了三两线,三两线织成了布两丈,傻媳妇裁裁剪剪做衣裳,做了条裤子穿身上,当娘的上在房顶系腰带,当爹的爬在树上拽袖忙,小女婿呀拍手笑,钻进裤裆捉迷藏,咿呀呀,不好了,掉进黑草红水大池塘……
听众哈哈大笑,笑得老头弯了腰,笑得老婆掉了泪儿,笑得小伙儿身发热,笑得姑娘春心荡。
王老大扒开人群,挤了进去。
老平看王老大回来了,唱声戛然而止,忙捅捅老明。
老平:伙计,别唱啦,爷回来啦!
围观的人渐渐散去。
王老大:好啦!
老平:嗯,好啦!爷的大恩大德俺终生不忘!
王老大看这孩子,也有十六七的样子,瘦长脸,一字眉,厚嘴唇,高鼻梁,眯缝眼,还有俩小巴掌似的俩耳朵,满身补丁落补丁的衣衫衬得像个小大人。就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像扭秧歌。
王老大:别卖唱了,跟我走,回家去!

6王老大家,院里。白外。
老平拉着老明跟着王老大进了大门。
王老大在棚子里烧火做饭,老平,老明俩坐在院里石墩上。
王老大:给爷说说,都叫个啥?
老平站起,走近几步。
老平:爷!俺叫老平!
王老大看着他走路高低不平的样子就想笑。
王老大:瘸子叫老平?
老平:嗯!他起的名!
老平指着老明。
王老大:那你叫个啥?
王老大从灶里抽了根柴点着了烟袋锅子,嘬起来。
老明耳朵对着老大,听得很清,知道问自己。
老明:老明!爷!俺叫老明!
王老大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烟袋杆都掉在了灰堆里。
王老大:瞎子叫老明?
老明:可呗儿!他让俺叫的!
老明拿棍儿捅老平。
王老大:恁是兄弟俩?
老大从灰堆里拾起眼袋,擦了擦,又叼在嘴里。
俩人抢着回答。
老平:不是!
老明:后来是!
王老大:咋回事儿?
老明:小孩没娘,说来话长……那年,要饭要成兄弟的。
老平:俺是他的眼。搭了伙计。
老平嘿嘿儿地笑着。
老明:俺是他的腿,俺俩是伙计。
老明翻着白眼也咧嘴笑了。
王老大:家在那儿?
老平:家?(摇摇头不语)
老明:(闭起了眼)家?
伙计俩人都低了头。
王老大不问了,怕刀剜孩子们的心。盛饭。
王老大:吃饭,吃饭!苦命的孩子呀!
仨人端着大碗,呼噜呼噜喝高粱米粥。

7王老大家。院里。夜外。
一连憋了几天,老平和老明暗暗商量出个主意。
晚饭后,王老大坐在石墩上,点着了烟袋锅,紧一口慢一口地嘬溜着烟嘴儿。老平和老明坐在他对面。老平踢踢老明。
老平:你嘴巧,你说!
老明:爷!俺俩不想叫你爷了,行不?
王老大磕打磕打烟锅儿。
王老大:不想叫就别叫,谁逼恁俩啦?
老明心一横,像是下了决心,说了出口。
老明:俺想叫你爹!
老平紧接老明的话音。
老明:对!俺商量了,改口叫爹!
老平:爹!
老明:爹!
俩人跪下拜王老大。
王老大惊呆了,这一声爹喊得他措手不及。半辈子的光棍,听街里的孩子喊爹,真想痛痛快快答应一声呀!冷不丁脚下俩孩子喊自己爹,脑袋嗡嗡地大起来。真想蹦着高的“哎”一声。可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老大稳住神儿摆摆手。
王老大:得得得!还是叫爷吧,俺没那命!
老明:俺就认你当爹,俺俩今儿个改口啦!爹!
老平:爹!你不应俺就不起啦!爹!
俩人的头“咚咚”拱着地。爹!爹!大声的喊。
王老大手无举措,抓耳挠腮,一跺脚,情不自禁地答应了。
王老大:哎------
王老大拉着长音答应了。一手拽着一个热泪横流。
王老大:儿呀!快起来!快起来!
仨人搂在一起。

8王老大家。屋里。白内。
黎明,传来几声鸡鸣。王老大悄悄穿衣,看了看炕上俩孩子,盖盖被子。
王老大:儿呀,睡吧,爹要上工了!
王老大轻手轻脚拿农具出了门。

9村老槐树下。白外。
王老大敲钟,社员们开门,聚到大树下,老大派活。社员们跟着老大出村。

10王老大家。屋里。白内。
老平醒来,看到天大亮,炕上没了爹,急推老明。
老平:快起伙计!伙计快起!
老明:咋了?蝎子蛰腚了?
老平:爹上工走了,咱也得干活呀!
老明:天明啦?我起,我烧火做饭!
老平:我去抱柴火,挑水,扫院子!
院子里老平指挥者老明烧火,老平收拾院子,打扫卫生,忙碌着。
王老大下工了,看到门里门外干干净净的,咧嘴笑。一进院,脸盆早摆好了。
老平:爹,洗脸!
王老大用毛巾拍打着身上的土,蹲下洗脸,擦脸。
老明:爹,吃饭!
老平递给爹一个小板凳。
老平:爹,你坐这个,石头凉。
老明:爹,吃饭。
老明端着碗喊爹,不知道爹在哪儿坐,端着碗侧耳听。
王老大:这儿,我在这儿。
筷子夹骨头,仨光棍儿成了一家人,围在石板桌吃饭。
老明喝了几口放下。
老明:爹,俺伙计俩算不算公社社员?
王老大:这个?算是吧!
老平:是社员俺也要参加生产队劳动。
老明:对,俺们不能吃闲饭,俺要参加劳动!
王老大把碗一放
王老大:得得得!得得得!一个瞎,一个瘸的能干啥?
老平:那俺俩也不能白吃白喝呀?
老明:俺伙计俩顶一个人还不行吗?
王老大: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恁伙计俩也不尿泼尿照照,脱像了,都没人模样了,养养再说吧!
老明:养?俺是猪,养肥了等杀肉过年呀?
老平:伙计,爹那是托辞,吃完了咱就走,明摆着不把咱伙计俩当社员看,咱还要饭去。
老明:伙计,咱还是要饭卖唱吧,那饭吃着顺溜。
伙计俩一唱一和,吵吵着。
王老大:得得得!俩兔羔子,吃完饭去饲养院喂牲口吧!
老平对着老明做了个鬼脸,老明看不见,翻着眼偷偷乐。

11生产队饲养院。白外。
老槐树路口向前一个临街大院,土墙头,土房子,一排牲口棚,老牛瘦驴吃着草,棚中间拴着一匹枣红马,非常显眼。饲养员老犟头搅拌着石槽里的草料。
老犟头:吃,快吃吧!不吃咋拉套?
王老大:犟叔,给你添俩帮手,好好 ,不听话,拿鞭子抽!
老平老明:犟爷爷,给你老施礼啦!(江湖礼)
老犟头:哈哈!这就是你认的俩干儿子呀?好!好!
显然,老犟头是对一瞎一瘸俩帮手不满意。
王老大:凑合着吧,实在抽不出人手,这你是知道的呀!
老犟头:好歹也算个人吧!
王老大指挥着社员牵牲口套犁、套车。
王老大:走,快走!磨磨蹭蹭晌午了,种不了地,秋天喝西北风呀!
使唤牲口的社员牵着牲口陆续走出了饲养院大门。

12生产队饲养院草棚。白内。
老平拉着老明跟着老犟头。
老平:犟爷,俺伙计俩干啥,你吩咐吧!
老犟头:先学铡草吧!
老犟头搬出铡刀,在草棚做示范。
老平摆摆手。
老平: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俺见多了,不用学,不信恁看看!
老明:就是哩,力气活,俺不怕。
老明看不见,可握铡刀有的是力气。老平瘸,预草坐着不用腿。伙计俩很自信。
老平:伙计,切!
老明:好咧,伙计!干起来,干起来,大寨的红花遍地开------

共 684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老明和老平一瘸一瞎,相依为命,受到队长王老大的关照,两人甚为感激,拜他为干爹。从此三个光棍组成一家,老平老明勤奋肯干,把这个“家”料理的井井有条,对王老大问寒问暖。却不肯吃闲饭,要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否则就要重新去讨饭卖唱。王老大无奈,只好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让老倔教给他们活计。他们认真学,不怕辛苦,受到称赞。最后为了保护集体的牲畜献出了生命。故事带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场景设置、剧情展开、人物对话符合那个时期的背景。虽然剧本选取的事件和人物命运很特殊,却能很好的弘扬积极向上的精神,在感动的同时引发思索。一叶小舟编辑
1 楼 文友: 201 -04-18 09:07:02 谢谢一叶小舟的编辑和点评。
2 楼 文友: 201 -04-18 10:52:0 希望有更多的剧本面世,祝好。 我只是一叶小舟,随风飘荡......
 楼 文友: 2014-08-06 15:2 :49 我不善写这种体裁,权当来剧院看戏凑热闹,茶坐舞台之下,看文友的精彩布局、塑造和导演,不失为一种享受。祝愿文友创作更进,今后有更多精彩佳作呈现!幼儿中暑
婴儿流鼻血
脑栓塞溶栓并发症
偏瘫后手能恢复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