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一步偷天 第385章 则臣视君如寇仇_a

2020-01-22 22:5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步偷天 第385章 则臣视君如寇仇

两界相隔,桃花源阵被击破的刹那,玄武五洲上才惊现天雷。

而事实上,自步安吸入第一口鬼气起

,江宁城中已是天地色变。前一刻还是风舒云淡,漫天星斗,一眨眼便是黑云压城,电光穿梭。

城中百姓何曾见过这等异象,又见云风际会的中心,正是玄武湖上,一时间仓皇奔走。

而在抱头奔逃的人潮之中,也有人伫立当场,仿佛激流中的顽石,张开双臂如癫似狂般疾呼。

“此乃天怒啊!”

“倒行而逆施!终惹天怒耶!”

百姓闻言愈加心惊肉跳,狂风吹透单薄的夏衣,只觉得浑身冰凉。

头顶黑云之中白蛇翻舞,滚滚雷鸣,仿佛巨兽咆哮,间或亮起的电光,将混乱的街道与人群照得一片煞白,每一张面孔都因为惊恐而扭曲着。

江宁千年古都,像一个不知见证了多少回朝代更替分分合合起起落落的老妪,震惊天下的逐月之变也没能在她的脸庞上泛起一丝涟漪,却在这一夜骇然色变,惊慌失措。

狂风席卷黑云,在玄武湖上空生成一个黑压压的空洞,似乎随时都会有一张恶鬼的面孔从这洞中显露,或是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怪手,将成片的街巷抹平。

风掠过街道,扫塌了不及收走的摊棚,卷起掉落一地的靴履、折扇亦或头巾……即使掉落了金银首饰,也没人敢头去捡,只怕下一刻便是天塌地陷,假如跟不上奔逃的人群,必会被从天而降的黑云吞没。

摄人心魄的白练电光,便在这一刻从天而降,一头是黑云漩涡的中心,另一头却是空荡荡的玄武湖心。

那惊雷如蜿蜒的白龙,落在玄武湖心上空,仿佛被一层浓雾阻隔,从中截断。

而几乎刺破耳膜的轰然巨响过后,空空如也的湖面之上,忽然现出摇摇晃晃、影影绰绰的白雾。

巨龙般的雷光,射在那白雾上,化作万千道游丝般的白光,四下窜动,似乎是一只磅礴而半透的蛋壳上,浮现出无数道裂纹。

假如有人仔细观瞧,必定能看出这裂纹密密麻麻,却并非没有规律,而是依照阴阳五行、周易六十四卦的繁复变化演化出出的图形。

只不过这发丝般游走的电光只维持了一眨眼工夫,紧接着湖心一片澄明,白雾悉数散去,从湖岸伸向湖心处,戛然而止的长堤忽然先前蔓延,似乎凭空生长……

须臾之间,长堤、小岛、水榭、楼台……消失三个多月,似乎已经从江宁人记忆中也一并消失了的玄武五洲,赫然出现在了玄武湖心!

与此同时,一道愈加粗壮的白练雷光,挟着吞噬万物的势头,劈落湖心小岛。

那雷光如天神自无穷远处射来的箭矢,又如一柄白光凝结的蜿蜒蛇矛,一击之下,巨浪与飓风同时朝四面八方席卷。

沿着玄武湖岸栽种,已经在这湖畔旁生长了数百年的无数杨柳,齐刷刷倒伏,如风吹麦浪一般。

湖岸旁的建筑,更是倒塌了不知几许,已经逃出很远的人群,被飓风吹着悉数扑到在地。

待到人们惊魂甫定,三三两两地爬起,回头看去时,天空黑云早已消散,仿佛从来么有出现过,只有一片狼藉的街道证明了方才的一切都不是幻像。

风渐渐平息,空气中弥漫着焦灼的气味,远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声。

而在澄明如洗的夜空中,有两道人影朝着玄武湖飞来,一人御剑而行,一人竟不假于物……

……

……

从狂喜到狂悲,其间竟没有一丝缓冲。

当宋蔓秋瞧见水面四周的灯火、茂密的树影与久违的街巷时,她恍惚觉得水天三国、樱洲岛以及龙庭峡的一切都成了身后的镜中水月,随着这幻镜一破,那些刀光剑影、尔虞我诈、杀身求存的日子也迟早会被淡忘。

留下的只有公子会心一笑时,温柔的眼神。

然而这份甜蜜连一息都没有维持住,刹那雷光,吞噬了她所有的寄托与期许。

宋蔓秋呆呆地站着,巨浪袭来,整个淹没了她,将翠洲岛上的楼台水榭冲得全部坍塌,所有随船带来的杂物都被浪头卷入了湖水,然而浪头过去,她却仍然站在原地,只是浑身湿透,眼神中一片死灰。

她觉得眼前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视野尽头的水岸与江宁城也不是真的……刚才那道磅礴无匹的天雷更不是真的……

“公子……”她轻唤着,仿佛下一刻便能听到回应,那熟悉的身影会出现在视线的某个角落,伸手向她摇晃。

直到这时,耳边才响起哭喊声,身旁有人在喊“江宁”,远处的岸上有人嚎啕大哭。

“公子!”宋蔓秋眼睁睁看着本应属于樱洲小岛的位置,那巨大的极速旋转着的漩涡。

没有回应,她下意识往前走去,一只脚踩进水中,才被身后一人拽住。

“公子?”宋蔓秋扭头去看,却见拉住自己的人是屠瑶。

屠瑶脸色煞白,拽着宋蔓秋的那只手,却极其坚决。她一眼不发,只是默默摇头。

“公子他……”直到这时,宋蔓秋的视线才被夺眶而出的眼泪模糊,她挣扎着想要甩脱屠瑶,却始终被她牢牢拉着,终于失声哭泣,声嘶力竭地对着空荡荡的湖面呐喊:

“公子……”

张瞎子原本心中还有一丝侥幸,觉着步爷命大福大,加之神机妙算,必定不会有事,可此时听见宋姑娘哭得如此动情,也不由得慌了神,朝着湖中大喊:

“步爷……”

“步爷,差不多躲一会儿就行了!快出来吧!别吓人了……”洛轻亭越喊越轻,到后来便只剩下呜咽声。

“步公子……”仰修与孔覃二人,也一样朝着湖中大喊。

就在这时,宋公与仰纵两人已经落下翠洲岛,见此情形,各自愕然。

“修儿……修儿你在哪儿?”饶是仰纵这等“俯仰之间纵横天下”人物,此刻的嗓音都微微颤抖。

“爹爹!”仰修闻言扭头看去,与其父目光交错的瞬间,见爹爹老泪纵横,不禁双目垂泪。

“蔓秋!”宋公拨开人群,来到岸旁时,宋蔓秋已经哭成了泪人。

“祖父……”宋蔓秋见了亲人,终于连最后一丝气力都消失无踪,整个人瘫坐在地:“公子他……公子他为了……”

孔覃担心宋蔓秋悲苦之下,说出了真相,枉费了步安良苦用心,便立刻大声喊道:“宋公!我等入阵四千余人,只活下十不足一,便连步公子也生死未卜!”

他此言一出,众儒生中便有人喊道:“隆兴帝假逐月之名,欲除天下儒门而后快!已惹天怒……”

几步之外,仰纵老泪纵横,看向仰修的眼神,却似乎是在问他,这三个月多来,究竟遭遇了什么。

“孩儿此番九死一生,以为再也见不到爹爹了!”仰修凄然道。

“君之视臣如土芥……”仰纵闻言身子微微一颤,旋即凝目看向北方,几乎一字一句:“则臣视君如寇仇!”

腰膝酸软的中药治疗哪个好
云香精泡脚的好处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儿童止咳药
老人受伤了怎么消肿止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