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荷塘“有奖金”征文】狐坡耩惊魂(小说)_a

2020-01-16 17:1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程建缘来滨海打工已有二十个年头了。刚开始的时候,他是举家来到开放发达的滨海打工的,后来因为儿媳妇一回生下了两女一男的三胞胎。儿媳妇在这里不能做专职太太,于是儿子就带着儿媳妇和三个宝贝举家回到了河南老家,只撂下了程建缘他的老伴两口留在了滨海。

程建缘刚来时在滨海冠乾岭建筑工地当拌料工,冠乾岭幸福校园三年后建成了,因为程建缘心眼好人诚实,又自幼学了些拳脚功夫,就被冠乾岭幸福校园的领导看上了眼,留在了校园里当了一名学校的保安人员。这个差事虽然没有干拌料工来的钱多,可程建缘很喜欢,喜欢就尽职尽责地干,不仅学校的保卫工作做得严细认真,就连学校门口内外的花草也被他收拾得利利索索、生长得茂茂盛盛。这样一干就是十七个年头,获得了学校老师、校长的普遍称赞。去年,学校研究决定,为他补交了养老保险手续。这不,就在离退休还有两年的时间,他就可以回到河南老家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向学校递交了辞职回家的手续。

一向身膀硬朗的他怎么就突然病了呢,学校的校长忙里抽空找到他交谈了很久。

从自己的出租屋到学校步行仅需要还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只要穿过门前的观海大街,从城铁东的公交站台旁边拐进耩南小巷,再登上九十九级的狐坡耩顶,穿过绿荫环绕的学校广场,就到冠乾岭幸福校园门口了。每天在这段路上,程建缘都要来去走好几趟,就是闭上眼睛他也不会走错,而且时间也掌握得十分准确,可以说准确到差秒不差分。

进入了冬季以后,天短夜长。早晨六点钟起来,天还没有大亮。每天早晨走出家门的时候,程建缘都首先看到城铁东的公交站点的站棚台阶上刚下早班车的人影在绰动。这天,他刚经过公交站点拐进耩南小巷的时候,就迎面碰上几个刚下公交车而匆匆登台阶的学生,那爬台阶的速度,一点也不亚于他一个练过拳脚的老人,程建缘见了心里感叹:“唉,老了哦,连孩子们也不如了呀!”心里这样想着,不禁加快了攀登的步伐。

当刚登上台阶几步的时候,借着不远处昏暗路灯的光线,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个孩子从坡底一级一级的快步朝上爬来。就在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一句像从泥土里飘出来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请问,几点了?”好像是个男孩,声音很轻,也很吃力,给人有点飘飘渺缈感觉。程建缘听了心里一愣,急忙停下脚步掏出手机看了看,说道:“六点半了。”那小孩也没看他一眼,甚至连一个最起码的“谢”字也没有说出,只是脚步比先前迈得更快、更急了,没有一丝一毫放慢脚步停顿休息的样子,疾步向上爬去。这一下让程建缘心里怀疑刚才问话的究竟是不是那个小孩?可他环顾四周仔细看了看,前后左右只有自己和已经离远的孩子呀!他立马感到好像有点异样感觉,但他也没有太在意,而是径直加快了自己蹬台阶的步伐……

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接下来几天的日子里,在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都会遇上那一次的相同事情!而且那孩子出现的时间以及蹬阶相遇的位置也丝毫不差,就连问话的内容和语气以及举止动作也没有任何变化。这事让他感到了奇怪,他决定下次再碰到时,一定要拦下那个孩子问问。不过,今天自己能不能遇到那个孩子还是个未知数。因为,在他刚迈出家门的时候发现外面不仅刮起了大风,而且呼呼的北风还挟杂着零星的雪花和拍打着窗户发出哗啦哗啦响的风沙,于是,他折转了回去加了一件抵御风寒的羽绒服,这才走出了自己的家门。

也许是在出门以前耽误了点时间,当程建缘赶到狐坡耩的时候,以前在耩底经常遇到的那个男孩,已经快爬上狐坡耩台阶半截子了。于是,他拿出以前练拳脚的功夫紧走了两步,赶上了背着沉重书包的蜗牛男孩,正准备问他自己早就想好了的问话,那个小孩倒先开口问道:“请问,现在几点了?”他只得暂时停止自己的问话,掏出手机看了一下说道:“六点三十一了。”话音刚落,那个男孩子“妈呀”一声尖叫:“啊!啊!”的台阶上一直滚落到耩底,而且在耩底爬起来头也不回地惊慌地朝旁边小巷跑去。等他回过神来以后,他返身追了下去想看个究竟。

可是,当他走到小巷的深处,里边一片漆黑,根本没有看到那个孩子的踪影。他试探着朝小巷里边紧走了几步,这时一股狂风夹着扑面的风沙呼啸刮来,在小巷的深处形成了一股呜呜的怪响,就像传说当中的鬼哭狼嚎……他惊恐地疑惑:‘咋怪了?”突然,一团黑乎乎魔影迅疾朝他迎面扑来,啪地一下罩在了他的脑门上,他慌乱之中急忙用手去把它抓住一看,原来是一块被风刮起来漂浮的黑色塑料薄膜袋子,吓得他不禁毛骨悚然起来,“我这到底是跑回来看个啥?”于是,他飞快地返转回身,撒腿朝着狐坡耩顶的台阶跑去……

在一整天的上班期间,程建缘都在传达室里心神不定地坐着,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在不时地揪着、揣着一样直打哆嗦,做事情丢三落四的不说,校门口前刮了一地的碎纸杂物,他一下都也没有去打扫过。

“咋从不相信有妖魔鬼怪的自己就被莫名其妙的怪东西给缠住呢?”程建缘百思不得其解,看到接班的同事已经到了,他赶紧拖着软绵无力的双腿走出了值班室,头昏脑涨的像魂魄被勾走了一样,懒散地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老伴端上来可口的饭菜,他一筷子也没有动过,只是干喝了两口北京二锅头,倒在床上就蒙头盖脸地睡,但是,他越是想睡,上下眼皮就越像抹了清凉油一样的不往一块黏糊。翻来覆去的,满脑子都是那个背着沉重书包像蜗牛的孩子身影,就像幽灵一样不停地在自己眼前晃悠着。仔细回想着狐坡耩上的遭遇和自己刚干保安时同伴的讲述:“这所学校就是平整的狐狸山建筑而成的,操场前面的九十九级台阶,就是由狐狸山前狐坡耩用料石砌成的。它正对着崂山狐仙修炼的云波动洞府,在狐狸山没平整以前,陡峭的泥土狐坡耩两旁杂草横生、高树林立,经常有道行高深的狐仙在此魅人作乱……”这时,他把自己这几天的所遇与同事讲的狐坡耩狐仙的情况联系起来以后,越想越感到事情的蹊跷。在悠悠忽忽的似睡半睡的恍惚当中,嘴里不住地念叨:“狐狸山……狐坡耩……是狐……”突然,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一股凉气从他的脚底一直沿着脊椎蔓延着……他失声地喊叫着爬起来惊恐地喊道:“是狐狸精!”

老伴被惊吓醒了,拉开电灯一看,只见程建缘全身紧裹着棉被还在瑟瑟地发抖、哆嗦,满脸卷曲的面颊布满了鸡皮疙瘩,而且冻得上牙在磕着下牙不住地打颤。他的老伴把毛巾递给他,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说道:“咋一个大老爷们,哈事情把你吓成这样?”“狐精……是狐狸精……”他本末倒置地说着,他的老伴用毛巾替他擦着脸上的汗水说道:“啥精不精的,你净能自己吓唬自己!”

程建缘双手捧着老伴递给他的热水,牙磕牙地颤抖说道:“听同事们讲,狐坡耩是原来狐狸山陡坡荒山岗,就因经常有狐狸出没魅人而得名狐坡耩,听他们讲老一辈人经常晚上在那里碰上狐仙出来缠人的故事。我是不大相信,可我在狐坡耩台阶上遇到的那个男孩的事情,也的确是令我感到太离奇古怪了!这个孩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以前我路过那里就没有见到过他?还有孩子为什么老是问我时间?既然是问话为什么还不抬头看我?而且脚步也不停下来半步?是什么原因促使那孩子会发出那声撕心裂肺的恐怖尖叫呢?还有他为什么一转眼工夫就在小巷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若不是个狐狸精的话,他怎么会有那么多诡异的举动?说不准我真的是被狐狸精给缠住了!”昏暗的灯光下,他越想越感到害怕,对老伴说道:“快……快检查检查门窗关好插好了没有?”就这样他一直折腾到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可刚到黎明时分,他又从恶梦当中惊醒了过来,浑身的衣服都湿漉漉地黏在身上,就连床单也洇湿了一大片。坚持着起床想收拾一下赶到学校接班,可他刚迈下床沿,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头痛欲裂的不敢动弹。没有办法,只得叫老伴用手机给学校园长打电话请假,然后就叫老伴扶着他到社区卫生所去看病。

接诊的医生是程建缘见面就打招呼的老熟人林佩源大夫,技术高超不说,人也很和蔼可亲。他知道程建缘会些拳脚功夫很少生病,看到他今天这个样子,就开玩笑问道:“咋了啊?吃着坏东西闹肚子了?”不等程建缘回答,他的老伴就抢先说道:“害冷、打颤、说胡话哩!”程建缘治病心切,在熟人面前也毫不隐瞒,就把一连几天在狐坡耩遭遇的情况详详细细地给林大夫讲述了一遍。在讲到紧要关节时,他仍然是声音颤抖,脊背发冷哆嗦起来。末了,他凑到了林佩源大夫眼前,低声问道:“你说林大夫,我是不是真的遇上狐狸精了呀?”

林佩源大夫听了哈哈大笑说道:“这狐狸精真是害人不少啊,昨天住进了一个小学生没走,今天又住进来了一个年老的功夫王啊!”

程建缘听了惊讶地问道:“咋的,真是狐狸精所为?”

林大夫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正愁找不到狐狸精藏哪里呢,你却自动找上门来啊!”接着,林佩源大夫就像电影里梳理案情的公安干部一样,倒背着手在医务室里来回踱着步子。当他看到程建缘那急切焦急的神色,突然停下步子,说道:“你先别插言,听我说得对不对,然后我再回答你所要问的问题。昨天早上起大风,你穿了一件粗厚的羽绒服,而且还把毛茸茸的连体帽严严实实地箍住了自己的脖子,嘴上不仅戴着口罩,而且为了防止沙尘,你又戴了一个浅绿色的大片墨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戴的口罩应该是中间深色四周带白圈的那种休闲口罩。到了狐坡耩,孩子问时,你打开了手机,只回答了一句话,而且这句话应该是六点三十一了。”

程建缘听了惊得一下子跳起来,说道:“神啦!神啦!林大夫,你该是干警察出身半路出家学医的吧?”

“现在该我来回答你的问题了。”林佩源大夫所问非所答地继续说道:“你根本不是遇到了狐狸精,而你自己就是一个的的确确的‘狐精’!”林佩源一本正经的话音刚落,程建缘就生气地嚷嚷道:“你开什么国际玩笑?”程建缘睁大着双眼大声喊道:“我程建缘的为人,在小区、在学校,谁能说半个不字,而你却……”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林佩源大夫就不慌不忙地说道:“你想想,凭你的那身打扮,黑暗中打开手机,别人会看到什么?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绿幽幽的眼睛,还有一个黑洞洞的大嘴,这个模样,谁见了不以为是遇上怪物才怪呢!”

程建缘听了一琢磨,还真是有这么点儿意思。不过他还是弄不明白地问道:“那孩子为什么老是在同一个地点问同样的时间呢?”林佩源大夫笑了笑,说道:“我们小时候一个人独自走夜路,不也常常是先发制问话壮胆吗?”说到这里,林佩源把话锋一转说道:“那个孩子就在这里,已经住了一天一宿了,也不见好转。你这个‘狐狸精’把人家吓了个半死,去亮亮相吧,跟他讲明情况,他兴许会好得快一些。”

正说着,学校的园长打来电话问:“程师傅病情咋样?”他说道:“没事的,明天就到学校去上班。”话还没说完,林佩源大夫就抢过手机说道:“他还帮我们捉到了吓人的狐狸呢!”程建缘一边装手机,一边感慨地说道:“唉,一场虚惊啊!那有啥狐狸精啊!世上本无妖魔鬼怪,是自己意念里产生的奇怪想法罢了!”

共 4 1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引人入胜的推理小说。作者用充满神秘的语气讲述了保安程建缘的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程建缘是一位外来的打工者,儿子儿媳在河南老家,他和妻子留在了南方。临到快退休时,这年冬天却发生了一件怪异的事,令程建缘心神不宁。原来每天早上去学校上班,他都要走过到狐坡耩,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背着书包上学的孩子。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那孩子总是问他相同的问题,程建缘只闻那个男孩子说话,不见他抬头看自己。他以为自己遇上了狐仙。于是,每天也无心工作,满脑子是些古怪的想法。那一天他又遇上了那个孩子,当孩子看到他的打扮时,一下子从狐坡耩的台阶上滚落下去。程建缘也大病一场。他去医院看病,正好那个小男孩也在医院看病。原来,男孩子把程建缘也当成了狐狸精。小说语言充满了神秘色彩,层层铺垫,情节扣人心弦。世上本无妖魔鬼怪,是人们自己意念里产生的奇怪想法,结果真相大白,令人如释重负。志异小说,倾情推荐!【编辑:阿巧】

1 楼 文友: 2018-01-27 08: :47 好一篇现代版的鬼怪志异小说,情节一波三折,善于刻画人物心理,人物形象突出,引人入胜。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1-27 17:48:52 感谢尊编老师对拙作的评价,谢谢,顺尊编事事如意,身安愉快。

2 楼 文友: 2018-01-27 08:4 :50 世上本无妖魔鬼怪,是人们心里滋生的意念罢了。小说设计巧妙,推理合理,赞一个!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1-27 17:5 : 7 谢谢,十二点的感谢尊编老师的点赞,顺祝尊编老师事事如意,身安愉快。

 楼 文友: 2018-01-27 08:44:22 问候王老师!希望看到老师更多佳作!

回复  楼 文友: 2018-01-27 17:56:01 谢谢,感谢尊编老师的问候和鼓励,再祝尊编老师事事如意,好运常在

4 楼 文友: 2018-01-27 1 :46:51 呵呵,老师太佩服您的文笔了,我正看的入迷起劲,想知道这个狐狸精究竟是什么的时候,您笔锋一转告诉我,他们彼此才是彼此心中的狐狸精!也告诉大家世上本无鬼怪,都是自己心里作祟

回复4 楼 文友: 2018-01-27 18:08: 8 谢谢,感谢老师对拙作的眷顾浏览,能引起老师的阅读兴趣,也说明拙作还有一点可以拿出手的地方,希望老师能对拙作多提技巧上值得能提高技巧的意见,谢谢,顺祝老师身安愉快,好运常在

前列腺增生药物治疗效果怎样
玉林正骨水效果怎么样
四磨汤增加大肠蠕动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