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有了爱的滋润玫瑰照样可以怒放

2019-10-09 23:41: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了“爱”的滋润 玫瑰照样可以“怒放”

  当中国的“铿锵玫瑰”们从世界之巅滑落,甚至于在亚洲都有些挣扎求存的时候,从业者和媒体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女足没人关注、也没钱”。“没人关注、没钱”确实是“铿锵玫瑰”凋谢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当年她们的“怒放”也并不是因为她们“有钱”。在日本,女足叫做“大和抚子”,意思和铿锵玫瑰差不多——表面柔弱、内心坚强的女性。“大和抚子”们“有钱”吗?也没有!但她们有“人”,有庞大的足球人口基数,有拔尖的足球人才……“钱景黯淡”的日本女足只是因为对于足球的“爱”,就让她们坚持了下去,并攀上了世界之巅,连夺2011年世界杯冠军和2012年奥运会亚军。这一切,听起来像童话故事。注:本版多处引用《日本女足,因爱绽放》(作者:华烨),特别鸣谢。谁有钱?光为钱谁会去踢女足?!前文提及,中国女足的收入很低,陕西、河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女足队员的月薪仅一两千元,江苏、上海等地区的女足队员能拿到四五千元。但别忘了,她们有“编制”,隶属于各个专业队或职业队,平时除了练球,几乎什么心思都不用想。而“大和抚子”们呢?即便是夺取世界杯的那支日本女足,队内多数主力球员都不得不为了生计干着第二份职业。大多数日本女足国脚效力于本国联赛,职业合约寥寥。即使待遇最佳的神户INACB队,月薪也不过10万日元(约合8000元人民币)左右,有球员甚至不得不带着便当训练。能够在白天参与训练的也是一种奢侈,因为多数队员白天不得不打工维持生计。即便是五届世界杯元老的泽穗希,到了神户后年薪也仅为360万日元,甚至不如日本普通工薪阶层。美女球员鲛岛彩,曾以半员工半球员的身份效力于东京电力队。东京电力队在核电事故发生后终止了活动,鲛岛不得不远走美国。而四分之一决赛攻入德国队制胜球的丸山桂里奈在千叶联队收入微薄,不得不靠在超市、便利店打工赚取生活费。日本足协世界杯的奖金,也是男女有别。男足冠军奖金3500万日元(女足150万日元),亚军2500万日元(女足100万日元),第三1500万日元,(女足75万日元),第四800万日元(女足50万日元)。至于胜利奖金,男足在南非每场可获200万日元,而女足只有10万。谁有“爱”?没“爱”没人会坚持下去!2008年北京奥运会,日本女足的五朝元老泽穗希向全体队员宣言,“当痛苦的时候,就望望我的背”。这句话成为日本的年度流行语。1999年,泽穗希大学中途辍学,转会加盟了世界顶级水准的美国职业联赛。后来,美国女足职业联赛却突然终结。此时泽穗希已有了一名美国男友,在她倾向于留美结婚之际,男友问她是否真的能够割舍足球。一度倾向于结婚生子的泽穗希,封存心底的足球激情被再度点燃。她认为,要拯救陷于低迷的日本女足,国家队必须打入大赛以唤起国民的关注。她无法想像来年雅典奥运会没有自己的身影。就这样,她和恋人分手。在结婚与足球之间,她选择了足球。其实,像泽穗希一样将足球当做毕生的事业和梦想来看待的,在日本女足界大有人在。这一切,竟然要归功于一部漫画。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热衷足球的青少年是非常少见的,但有两件事让情况彻底改变:1978年,日本学校的体育课堂正式引入了足球项目,受到了孩子们的欢迎;1981年,一本名为《足球小将》的漫画风靡日本,更是让关注足球的青少年数量得到了爆发式的增长。《足球小将》的第一代读者中,有不少追随大空翼(漫画主角)的脚步,以各种途径到足球王国——巴西去学习和深造。在日本参加2002年世界杯的23名成员中,有16名球员表示是因为看了《足球小将》才开始踢球的。中田英寿、稻本润一都承认是在《足球小将》的召唤下从棒球转投足球走上职业道路的。正是对于足球的这份“爱”,让日本的足球人口(无论男女)呈爆发式增长,并在成绩上有了飞跃。日本,是有自己的足球文化的。谁有“心”?“有所为”才能让梦想腾飞!2002年,日本足球变革的领军人物川渊三郎入主日本足协,为夯实日本足球根基,提出了11项“主席使命”,其中一条就是着眼落后的女足运动现状。自2002年起,日本足协联手各都道府县协会,让女足运动走进校园。当下,日本女足社会基础大为增加,2010年度登录在册的女足球队1226支,各类女足队员25278人。普及的同时,女足还进入了“国家训练中心”制度,形成了由地区、都道府县、地域、全国构成的四个层级的训练中心制度,即日本式的精英青训制度。为了发现和培养U15这一年龄最佳育成阶段的女足苗子,日本足协还从2004年起专门建立了“超级少女企划”、“女足国脚挑战企划”,选拔U15以上的女足球员以未来国字号预备军身份参加年度各项集训,其间由日本足协提供经费。这一制度保证了热爱足球的女生能够得到必要的高水准训练。此外,日本足协近年还专门为女足出台了“海外指定选手制度”,出资送国足核心队员留洋,目的是提升其个体实力。最值得中国学习的是:在日本,体育与教育同归文部科学省,这种内部的协调显然比较顺畅。经多年实践,足球的教育功能在日本已逐步显现。足球教育也要服从日本国家的教育大纲,小球员首先是学生,必须在踢球的同时完成学业——高中毕业。学生和家长对足球的态度也产生了极大转变。以前,日本的大学足球完全没有人气,现在J2联赛中已经有了东京大学毕业的职业球员,很多学生在进入大学后,将成为职业球员作为自己的理想。■编者按本文的着眼点并非是鼓吹“精神至上”,在当下社会,抛开利益让人纯粹为了某个理想而“奉献”,显然是不合时宜的。事实上,“讲奉献”只可用来“自勉”,本就不能拿来作为“律人”的准则。但我们有必要知道,有那么一群人,可以为了自己的梦想、理想,而不是特别看重经济利益上的得失的。日本女足队员踢球不可能不为了钱,但如果只为了钱,估计没多少家长愿意自己的闺女去踢球。在日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足球文化,而且也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配套发展手段;在中国,足球文化还是一片荒漠,看者众、评者多、踢者寥,最关键的,发展足球是一个系统化工程,很多事情不是中国足协一个“单职能”部门能说了算的。比如在中国的校园里推行足球运动,教育部长不发话,足协领导跳来跳去也等于零。再比如说踢球的场地,你要让房地产商在每个小区配备公有球场,除了下达行政命令,恐怕没有那个商人会做这样的“折本”生意。不过,大家也不必悲观,在经济大发展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我们的生活质量需要提高、生活方式需要改变,运动,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爱好。足球,虽然不是唯一但却是最被大家喜好的运动,同样会在中国迎来自己的春天。

野史秘闻
智能
最新资讯
分享到: